主页 > 专题 > 正文

恩耶亚马出轨、没钱、中年危机,这对间谍夫妻

2022-01-11 14:03纬来体育台/高碑店/纬来体育台

正义跟邪恶的一方对战,都是影视喜欢玩的老套路了。
这年头,电视剧想要更好看,就得真刀真枪地拼新意、拼有趣程度。
恰巧《对手》还挺懂这届观众的。

尽管前两天播出的大结局让人不太满意,但是瑕不掩瑜,主角间谍夫妇李唐(郭京飞饰)跟丁美兮(谭卓饰)的表演让人拍案叫绝。
你见过带着高科技产品飞檐走壁,戏耍警方如玩猫叔游戏一般的间谍。
但是绝对没见过,遇上中年危机,日子过得乱七八糟的间谍。
深情、带感、荒唐、魔幻,都让这俩人占全了。



01 间谍夫妻,可能就住在你家隔壁
《对手》的剧情围绕李唐夫妇展开。
两人明面上,一个是语文老师,一个是出租车司机,实际上是潜伏国内十几年的间谍。
他们正面临着全方面的中年危机,李唐做任务经常出现差错,丁美兮得靠色诱套别人资料。
这么努力就是为了早点拿钱退休。
结果上线幺鸡卷钱跑路了,两人得贴钱做任务,还得面临国安追查。

这日子过得,比厨房里冒着热乎气的粥还乱。
李唐自带主线任务跑偏属性,在闹市里钱包不小心被小偷偷走。
追查幺鸡下落跟人动手伤到了牙齿,本来想去牙科诊所看医生,却因为舍不得9000块钱,只能放弃。

丁美兮在家开着小型辅导班。
为一份进出口货物名单,还得背地里接受学生家长——福泉进出口公司科长火传鲁的酒店房卡。
两人在床上亲热时,她得用手机将过程录制成视频。
像以往做过的无数次一样,从一开始的色诱到后期威胁,都得整上一套。

太惨了,钱没赚到不说,还得遭受生活的摧残。

俩人贴钱干活,还总是出岔子,间谍工作好歹能凭借实力挽回。
面临丁美兮为“工作”献身,丈夫李唐晚上还得心疼地按摩后背。
这对夫妻虽说是间谍,可他们也是普通人。
间谍身份跟日常生活,成了矛盾有和谐的统一体,丈夫“被绿”跟贫穷困境,是两人十几年来苟延残喘的生存状态。

能够把这种离谱的剧情,演绎得出彩十分不容易,演浅了出不来氛围,演过了还显得刻意。
还好是郭京飞跟谭卓,这俩人接得住这种乱糟糟的生活。

谭卓的戏,十分残忍,能把丁美兮抛成好几个侧面来演。
她让人彻底明白了“风情万种”这几个字怎么写。

当丁美兮勾引刘晓华时,轻轻咬几下吸管,时不时抬头看看对方,脚上的凉鞋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这种女间谍搁谁都得沉沦。


对手演员的一句,“这是我第一次请网友吃饭,咱俩AA吧”,也让整个场景氛围爆炸。
看完观众都愣了,真不愧是能当键盘侠的男人。

在第一集,丁美兮的跟人亲热后在回家路上刷牙。
狭窄的胡同中光线明暗交错,背后是黑暗的深渊,前方是女儿跟丈夫的温暖家园。
也许只有刷牙这个动作,才能洗刷掉罪恶。

郭京飞的戏,则是一种带着烟火气息的真诚。
明面上看他是个小富即安的普通人,性格看起来犹犹豫豫,明明跟新来的上线接头了,在跟老婆晚上聊天的时候,还是说“提钱也不合适”。

电视剧从头到尾,他的生活始终为柴米油盐发愁。
作为一名潜伏了18年的间谍,迟迟等不到撤退的消息,人到中年只剩下了作为小人物心酸又无奈的一面。
女儿小满吃饺子嫌皮太硬不吃,郭京飞自然地拿过来吃了。
后来郭京飞说,“小时候我爸会吃我剩的饭,所以我就把她的饺子给吃了。”

这对间谍夫妻,活脱脱就像住在你家隔壁的邻居,他们为了生活发愁,也有血缘的羁绊。

02 他们还有多少惊喜,是你不知道的?
豆瓣有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短评——

人家的间谍片:阴谋、暗杀、悬疑、刺激。谭卓和郭京飞演的间谍片:穷、穷,我们好穷!
开出租、接私活补课、讨要被P2P骗的辛苦钱…真可谓史上最惨间谍片。
谍战桥段都没记住,但却让穷逼产生了深深的共鸣。

如果从间谍片的故事来看,其实《对手》播到后期,已经有些乏味。
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李唐跟丁美兮必输这种邪不胜正的大结局。
正如郭京飞在微博的发言:“李唐的选择,早在最开始就注定了他的结局。”
从决定留下丁美兮,成为留在内陆的暗棋开始,接下来的每一年,他都得承受这个决定的代价。
生活的困窘也好,像走在钢丝上的间谍事业也罢,都是那个选择带来的后果。

剧情在间谍故事的设置上,难免有些落入俗套。
中年危机以及烟火气息,才让《对手》与众不同,这又脱不开演员对角色的理解。
在郭京飞眼里,李唐的窝囊是最表面的东西。
其实李唐很有担当,对待妻子孩子都很负责,是他当时的选择错误,造就了不能被逆转的悲剧。

这不是郭京飞第一次演,遇上中年危机的角色。
2019年,他是《我是余欢水》里的余欢水,同样懦弱忍让,但是余欢水好歹有些风趣幽默,而李唐要更加深沉。
郭京飞现在年过40,已经是中年人,再加上以往的经历,对中年危机的感触要更强一些。
“中年人体会到的所有困顿,我都能从身体里边儿挤出来,所以演起来也是酣畅淋漓。”

很多东西都是互相成就的,郭京飞跟《对手》里的其他演员也是。
在厦门拍戏的的那段时间,大家都认真研究人物,讨论每一场戏具体该怎么拍。
郭京飞他们拍的第一场戏,是他跟谭卓奔赴国安干警的鸿门宴。
几个人喝的都是真酒,拍了八九遍之后,谭卓在走廊上一下崩溃哭了起来。

此前,性格理智的郭京飞,不太相信演员会掉进角色出不来,但是现在他锻炼的时候,想到了这部戏也会流泪。
《对手》里的反间谍,不是把间谍演得多专业,来证明他们有多难对付。
而是通过制造残缺,展示李唐跟丁美兮的悲剧人生,让观众产生复杂的感情。
李唐跟丁美兮被称为“百万夫妇”,因为俩人的悬赏加起来共计一百万,李唐无奈地说,有时候看到奖金,我都心动了。
一旦你开始认为这对夫妻惨了,《对手》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从电视剧播出到结局,《对手》一直处于高口碑,高人气,低热度的状态。
跟同期的几部剧相比,剧组在宣发上相当不上心。
没有热度话题,也没有争议性事件,仅仅靠着口碑相传,这档谍战剧很难出圈。
这档下半年的黑马剧没能达到现象级,可能是最让人惋惜的事情。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记得“在看”一下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无价值还可以有价值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