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原创 > 正文

克罗地亚队高四倒数100天,我想1306

2022-01-14 11:12纬来体育台/高碑店/纬来体育台

魏道兵  卢骏 朱刚明 刘书培 刘平华 胡明立 冉毅杰 吴明奉 龚治宇  陈亦周  谷祥辉 黄旭东 王靖 阮慧 谭涵林 唐善文 谭颖 杜涛 骆新宇 曾鹏飞 王克阳 龙棋 毕娇娇 胡黎秘 颜靖雯 王田磊 黄玲玉 洪昊 李开彦 蒋澳 唐潇 田远航 田婧怡 万自庶 张艺杰 廖依濛 向吉朝 王澳 胡琼 沈聃 周骏 姚周硕 易萌盟 何波 郭珉睿 周历阳 陈博文 吴春婷 向巍 谭羽 王绪伟 宋锐 谭小苏 熊伟 张威 蔡鑫 黄国栋 陈羿志 邓俊龙 张崇尧 张闻涛 洪克钦 刘凌霄 陈愉锐 

这些名字汇成一个家。

魏道兵是我们高中班主任,我们是他带的第一届毕业生。

我们都喊他老魏。虽然年龄并不老,但是看着上了年纪。高一作文课上,有人这样写他:“第一次见班主任,以为他已经四十一二岁了,孩子应该也有我们这么大了吧”,实际上,当时他才27,未婚。他教生物,但是我觉得他讲最多最好的是人生哲理和生活常识,前几天和同学打的士就想到了老魏说的:女生后上车先下车。

高三之前他管我们都是很严苛的,这不准,那不准,条条框框特别多,每一个空闲时间都安排得满满当当。高二伤了腰,之后又出了车祸,过了一两个月没有见他。回来之后他就变得特别仁慈,对我们是越发包容,时不时抽正课给我们念文章,然后又开始教育我们,让我们投入更多精力到学习上。

老魏从高一到高三一直不变的就是做详细的成绩分析和尽量给更多的人做心理辅导,时间多的时候他就一个一个找,要么把学生分到其他老师那里,时间少的时候就一群或一个阶段的找。那时真是又怕又想他找到,那是觉得他啰嗦,现在觉得,那都是对我们的期待,对我们的爱。

高二的一次考试过后,他把每个人当时的名次作为起始名次,每次超过了就会有奖励。我记得那次是我发挥挺好的一次,之后都没有赶超过那个名次,终于有一次超越了,我每次晚自习都会期待他发奖励,到了第二次考试他还是没有发,真是莫名伤感。

毕业之后高三的老师们都被做成了表情包,我们班同学翻了老魏的相册,也做了不少。

老魏高一的时候统计班上人的生日,然后让同一个月的人一起过生日,他给我们买生日蛋糕。分科之后就没有了,高三的时候,他又来给我们过集体生日,还把师娘叫来给我们分蛋糕。正月十六是老魏的生日,虽然过了几天,还是想对您说:生日快乐!祝您身体健康!

卢骏,我们私下叫他梭哥,他不准我们这样叫,除非毕业,当初受一点这个称呼的影响,他被“降级”了。他进我们班一脸严肃,被老魏介绍说是个90后,我们惊呆了,也没管其他的,他也没有提外号这一说。几堂课后,他恢复了他娱乐的本性。国庆之后,因飞车受伤的王田磊入住我们班,也为我们带来了“梭哥”这一称呼,梭哥见到他时,就想“完了”。

梭哥特别好吃,高三当了语文课代表后,就特别喜欢窜他办公室去找吃的,他饿的话也会在我们班搜罗,他一张罗,一群人响应。他一直说他是恩高最灵活的胖子,打篮球能够坚持跑完全场,高一远足一直跟着我们,一边走山路一边骗我们“不远了,过了这个山就到了”。

梭哥的课上特别轻松愉悦,他给我们时间和空间展现自己。课前三分钟演讲,每个人都上去过两次,锻炼一下自己,有的人有好多想说的,说了二十多分钟。给了我们一整节课表演《荆轲刺秦王》我们笑了一节课,至今里面的内容和台词还深记于脑海。

给陈弈志和谭涵林时间表演打击乐,他们自己编的串烧,用胶棒打起来特别有感觉,那次十四分钟的表演是最后一次,之后他们被编开坐,老魏也禁止了这种音乐。还给课让谷祥辉模仿数学老师刘书培,一手插口袋,一手拿着粉笔点点画画,说着老师特有的段子(用方言说才有意思)。可能是梭哥给刘老师说了我们班的模仿,之后刘老师很久没有说那些段子了,只在高三的时候偶尔蹦两句。

我们班同学除了好玩还有懒,但是聪明。

从高一到高三,一直是最活跃的一个教室,安静的时候应该是第一节课课间——老魏给我们唯一的睡觉时间。不打闹就不正常了,老魏抓过好多次,我们也违反了好多次。老师们和留级下来的同学都说到了高三就好了,都忙着复习,拼一把,心就会静下来的,事实并非如此。英语老师和物理化学老师都说我们懒,考好了夸夸我们,有时候开玩笑说我们懒成那样还不是倒数,真是奇迹。

谷祥辉之前当的卫生委员十分负责,卫生打扫都亲力亲为,模仿数学老师也是一流,之后成了班长,第一次上台主持班会哭了,之后就慢慢熟练了,他说我们班锻炼了他,在高中最认真的就是他了,上课下课都是一个认真做题的样子。

我们女生两个寝室天差地别,两个世界,对面文静淑女,我们能把整栋楼掀翻。进门开始高歌,伴着阵阵欢笑声传出,生活老师说我们寝室是卫生最差的,我们自己看着挺好啊,老魏查一次也说可以啊。我们的室服——厨娘装(~o~)Y

大事件说起来也只有足球赛和三节了。

足球少年们满怀激情的迈入比赛场地,第一场以开场八秒进球的好彩头赢了,第二场对方率先进一球然后开始摆铁桶阵,前锋跑去当后卫,我们班踢的好累,四处受夹击,接连几个因抽筋而下场。到最后一分钟我们都不想相信我们已经输了,不能继续奔跑在赛场上了。看台上的同学跑下去和队员们哭作一团,我们班一群热血男儿真的很努力,很棒!记得最后我们留影时老魏喊的是“六班棒不棒?”“棒”。黄国栋喊的“黄国栋肥不肥?”“肥”。

高三最后一次接力赛,害怕跑步的我打算参加,最后因为身体原因放弃了。男生跑步是我们很期待的,刘凌霄跑的第一棒,之后又出现在了最后一棒的赛道上,体力已经透支了,到终点后他就抽筋了。他发的说说是“六班的娃儿,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们奔跑”看着心里特别伤感。洪昊说:“虽然只超了两个,但我真的尽力了,不管结果如何,重要的过程”。

谭涵林同桌408天,还过了同桌一周年纪念日。

在寝室是贤妻的我,在教室是河东狮,班上近三十个男生被我打过伤过,印象最深的是龚治宇说肚子上化脓了是我一爪造成的,至今我还不承认。我想试试刀的锋利程度把黄国栋的手指划伤了,追着宋锐满教室跑,还翻出他书桌里所以的书,晚自习摔杯子,别人以为我在打架。

高考前最后一节晚自习我并没有上去说,但是心里一句话已经想了几个月。谢谢我们班的男生包容我,你们都比我力气大,还处处让着我,你们的忍让让我逐渐暴虐。现在离开了你们,我已不再那么任性。

高考的战场上我们发挥得并不完美,多人失利复读。

明天就要百日誓师了,去年是志哥上台带头喊,我们一腔热血,希望你们今年加倍努力,不要荒废高四时光,我们1306一直支持着你们,六月,已悄悄拉近,一百天后,我们在终点等你们。我们,在一起。

文章价值:
人打分
无价值还可以有价值
标签
相关文章